行業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米粉負面消息頻出根源:行業內斗及亂加添加劑
作者:記者傅天明 發布于:2012-12-30 15:13:00 點擊量:

米粉之痛

行業內斗、衛生條件惡劣、亂加添加劑,把這個行業推到了最危險的境地

  52人突然出現惡心、嘔吐、腹瀉等癥狀,病人被速送醫院。這是發生于2012年9月11日,湖南湘潭縣中路鋪鎮的一幕。

  經醫院初步診斷,禍起米粉。這種南方地區的傳統食品,口感清爽,質地溫和,深受熱捧。可就在該事件發生前不久,素有米粉之鄉之稱的廣西也發生了中毒事件。

  廣西象州的一起食物中毒事件早于湘潭事件兩月。83人不同程度出現胸悶、腹瀉癥狀。

  經查,出現食物中毒癥狀的多個場所均源于同一米粉廠。新華社消息說,該廠家當天共生產米粉1320斤,已銷售1290斤。當地啟動應急預案,全力救治中毒人員后展開調查。當地疾控中心等檢驗部門檢驗報告顯示:問題米粉中含有焦亞硫酸鈉(二氧化硫)和脫氫乙酸鹽(鈉)等成分。

  2012年伊始,由媒體記者臥底暗訪,曝出湖南無名粉店“粉鍋洗拖把、剩菜當現炒”的食品衛生事件。媒體列出了無名粉店雨花亭店多項食品安全問題:沒有專門的防煙、防水設施;餐具、蔬菜、肉類沒有專門的分類清洗池;員工不能提供健康證;食品原材料來源不明等等。

  “無名粉店”一時間被指為“無德粉店”,湖南知名企業遭遇危機,其他分店迫于輿論壓力,招牌一夜換成了“原味粉店”。

  米粉陰影開始在飲食界蔓延。由此而產生的負面影響持久未歇。

  湖南一位祖輩經營米粉的老板遲陽(化名)坐在《瞭望東方周刊》記者面前訴苦說,“幾天時間,日產8000斤的米粉,銷量滑落到4000斤,這個行業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再經不起折騰了⋯⋯”

  同行互掐

  因爽滑入味,米粉在南方飲食界逐漸占據一席之地,隨工藝水平提高,米粉制作由過去的手工制作轉型為現代的機器生產。從本世紀初開始,米粉走紅湖南、江西、廣東、廣西、四川等省份。 

  遲陽算是湖南米粉經營世家,30多歲的他跟著父親在米粉行業摸爬滾打10余年,如今已經接過父親的衣缽。

  他夢想打造自己的米粉王國,可是無時不在的壓力讓他困擾。他直言,行業內斗、衛生條件惡劣、亂加添加劑,把這個行業推到了最危險的境地。

  長沙一名政府官員向《瞭望東方周刊》介紹,作為傳統小吃,米粉現在存在的問題凸顯在準入門檻較低,基礎條件差,一些作坊呈游擊隊狀地分布在郊區,盡管相關部門一直嚴厲打擊整治,但利益使然,黑作坊這里關停、別處開張。

  本刊記者曾走訪位于長沙河西一家被舉報的米粉生產基地,衛生問題并非空穴來風,生產區域和儲藏倉庫散發出深黑色的污水,生產人員未穿工作服,也未戴口罩,無所事事地游走在生產區域,一些未來得及收拾的米粉則被踩在腳下。

  一名在湖南米粉界經營多年、不愿具名的企業老板介紹,有些廠家的問題并不嚴重,主要是競爭對手向媒體舉報,行業間的內斗頻繁上演,所以曝光的問題層出不窮。

  “當然,長遠來看未必是壞事,長痛不如短痛,衛生問題、行業內斗引起了執法部門關注。”遲陽說。

  食品安全部門開始密集對米粉進行專項檢查。一名政府人員向本刊介紹,有一次執法人員來到位于岳麓區的一家米粉作坊,污水橫流、臭氣襲人的環境居然把執法人員逼退。

  簡陋的工房由木板拼湊搭建,米粉工藝就在其間完成。檢查組打開角落的一袋大米,發現已經霉變發綠,便當即對該地進行了封存。

  遲陽告訴本刊記者,2012年7月30日晚,質檢部門對一家大型米粉公司進行檢查,發現工人赤膊干活,室內蒼蠅亂飛。這家曾經標榜“以打造放心米粉工程為己任”的廠家,四處堆積著雜物,一些機器已生銹發爛。執法人員對該廠進行停業整改時,發現該廠負責人居然是米粉經銷協會會長。

  添加焦亞硫酸鈉成行業潛規則

  遲陽說,米粉生產出來后,保質期比較短,秋冬季抽檢合格率可以達90%,到了高溫燥熱季節,特別是七八月,抽檢合格率則急劇下降。

  “除了上述衛生問題會導致微生物超標,如大腸桿菌等有害細菌超標外,另一重大問題是非法添加防腐劑。”遲陽坦言。早年,米粉行業出現過吊白塊保質的問題。吊白塊又名甲醛合次硫酸氫鈉,系工業漂白劑、還原劑,用于食品增白,會對人體造成嚴重危害。經質監部門介入后,吊白塊等非食用物質非法添加的問題得以遏制。

  米粉難以保鮮的頑固特質,迫使一些商家從其他食品添加劑中尋找出路。

  不久,焦亞硫酸鈉在一些企業和作坊生產時出現。“加進去,米粉就能保持48小時不變質。”遲陽介紹,后來添加焦亞硫酸鈉開始成為米粉行業的潛規則。

  《瞭望東方周刊》了解到,焦亞硫酸鈉由碳酸鈉溶液吸收二氧化硫方法所制得,在食品加工中一般用作防腐劑、漂白劑、疏松劑。

  有專家說,如果超量超范圍長期食用,會對肝臟、腎臟造成影響。

  長沙市食品安全辦副主任王新良向本刊介紹,往米粉里添加焦亞硫酸鈉就是超范圍使用食品添加劑,是濫用添加劑的違法行為,與添加非食用物質一樣,屬于監管部門嚴厲打擊的對象。

  監管風暴

  王新良介紹,長沙食安委聯合工商、質檢、衛生、公安四部門對濫用添加劑進行了多次整頓。

  從長沙市質監局對長沙市的米粉生產企業和作坊進行抽查的情況來看,冬季米粉抽檢合格率較高;2012年3月、4月起,抽檢合格率開始下降,不少米粉樣品中抽檢出二氧化硫殘留;5月、6月天氣升溫后,米粉生產企業、作坊的衛生狀況和超范圍使用焦亞硫酸鈉的問題突然飆升。

  5月28日至6月1日,相關部門對長沙米粉企業、小作坊突擊檢查,涉及10家持證和正在申請辦證的米粉企業以及6家小作坊:5家米粉企業和小作坊當場收到停產整頓通知書,另5家米粉企業限期整改,1家小作坊被關停;公安部門現場抓獲涉嫌濫用食品添加劑焦亞硫酸鈉的小作坊業主1名,搗毀窩點1家。

  6月26日,8家獲證企業以及2家申辦企業的負責人被“集體約談”,隨后逐個單獨談話,明確告知米粉企業不得違法添加吊白塊、甲醛、雙氧水等非食用物質,不得濫用焦亞硫酸鈉等食品添加劑。

  約談期間,相關部門邀請了公安部門食安支隊相關負責人到場,強調食品安全違法犯罪行為的刑事責任,并在約談時架起攝像機全程錄像記錄,以該形式告知企業負責人,下次再被抽檢出非法添加,就屬明知故犯。

  7月30日,由長沙公安部門牽頭,多個部門聯合作戰,對8家目標米粉生產企業開展偵查行動。除帶隊領導,其他人均不知道目的地和調查內容,避免了走漏風聲。

  該次專案組的行動取得了相應效果。當天打掉涉嫌食品犯罪的團伙4個,摧毀不合格米粉生產線7條,抓獲涉案人員21人,封存制作米粉的原料大米、濕米粉半成品、成品共計10余噸,查扣違法添加物焦亞硫酸鈉1噸多。同時,涉嫌犯罪的16名嫌疑人已經被刑事拘留。

  “公安部門去抓了16人,在聯合治理和綜合治理后,效果明顯。”長沙市政府副秘書長、市食安辦主任黃吉邦對《瞭望東方周刊》介紹,先治標后治本,企業問題在哪里,政府監管問題在哪里,靠消費者、政府和企業三方面來聯動,完善對食品行業的監管,更多從機制上想辦法,不是搞一段專項整治就完了,要完成以后,發現問題和癥結,提出方法,常態規范。

  “從現有優秀企業和整改的企業來看,連鎖經營是好出路。”黃吉邦也表示,對于單個店面,風險更大,而連鎖企業,一個店子出事了,這個品牌信譽度就下降,品牌的風險更大,自身抗風險的要求更強,“食品安全是連鎖經營的死穴和命門,經不起問題出現,不敢出事。我們盡可能引導米粉行業,像沙縣小吃、蘭州拉面一樣規模化和連鎖經營。引導他們朝著現代企業管理模式和標準,規范化精細化的方向發展。
 
 



体彩p3开奖号